骤火之战(三)

芬国昐,诺多的至高王,被迫退回威斯林山脉以后,他的军队损失惨重。多尔罗明的人类负责殿后,哈多与他的儿子贡多在这场战争中身死。加尔多成为了哈多家族的领主。然而魔苟斯的军队无法越过威斯林山脉,抑或征服希斯路姆。

居住在托尔西瑞安之上的要塞米那斯提力斯之中的欧洛德瑞斯镇守着西瑞安隘口,而河流则被众水的主宰乌欧牟的力量所保护。虽然索隆在两年后的第一纪元457年占领了西瑞安隘口,但魔苟斯的军队在骤火之战中不曾攻陷此地。

芬罗德,纳国斯隆德之王,通过西瑞安隘口南来之时被魔苟斯的军队所包围。贝奥家族的巴拉希尔救出了他。芬罗德发下了关于他与贝奥的友谊的誓言,并给予了巴拉希尔他的戒指,这戒指便是著名的巴拉希尔之戒。随后这枚戒指一只流传了几千年的时间,为阿拉贡所有。为了这份誓言,芬国德放弃了自己的王位,他与索伦在狼人岛决斗,并救出了巴拉希尔的儿子贝伦。随后芬罗德的身体被重新塑造,他回到了西方世界并度过剩下的日子。

在多松尼安,芬罗德的兄弟安格罗德与艾格诺尔以及巴拉希尔的兄长布瑞国拉斯战死。巴拉希尔成为了贝奥家族的领主。多松尼安落入了魔苟斯的掌控之中,并成为了一处黑暗邪恶之地,陶尔-努-浮阴,“暗影笼罩的森林”。许多巴拉希尔的族人逃向了希斯路姆或布瑞希尔。巴拉希尔以及其他一些人留在了此地,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年中,除了巴拉希尔之子贝伦,他们都被奥克所杀。巴拉多利德

在这场战争中,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lseed.com/,巴拉多利德费纳芬的儿子首当其冲,遭受到最猛烈的攻击,安格罗德与艾格诺尔双双战死;比欧家族的领袖贝国拉斯,以及极多的人类勇士,也都就此倒在在沙场上。但是贝国拉斯的弟弟巴拉汉却在较远的西边,在靠近西瑞安渡口处跟敌军厮杀。从南边匆匆赶来的芬罗德·费拉刚王被敌人切断了後方大军,跟一小队前锋被包围在西瑞赫沼泽附近,眼看就要被生擒或当场死於非命,但是巴拉汉带著他手下最勇敢的一群人赶来解危,他们持长枪在他四周筑成一道人墙,在杀出重围的过程中损失十分惨重。费拉刚因此得以逃离一死,回到他位在深处的纳国斯隆德要塞中;为此他立下了一个誓言,他将固守与巴拉汉及其百姓之间恒久不渝的友谊,在他们一切的需要上帮助他们,然後他将手上的戒指拔下来给了巴拉汉,做为所发誓言的凭据。此时巴拉汉已成为比欧家族的正式领袖,他随後便启程回到了多索尼安;不过他的百姓大多已经逃离了自己的家园,前往希斯隆的要塞中避难去了。

魔苟斯这次的攻击来得十分猛烈,使得芬国昐与芬巩无法赶去援助费纳芬的儿子;希斯隆的大军在威斯林山的要塞前被击退,损失也十分惨重,他们拼尽一切力量抵挡半兽人,要塞才末被攻陷。金发哈多战死在西瑞安泉的堡垒前,他是芬国昐王的後卫,享年六十六岁,与他一同倒下的是他次子刚多,身上中了无数的箭矢;精灵为他们哀悼了许久。从此高大的高多继承了他父亲的领导权。由於阴影山脉的庞大与高度,恐怖的火焰被阻住了,又因为北方精灵与人类的英勇,半兽人与炎魔才未攻下希斯隆,继续威胁著魔苟斯攻击大军的侧翼;然而,芬国昐却被敌军的人海给隔断在他子民之外。

魔苟斯这次的攻击来得十分猛烈,使得芬国昐与芬巩无法赶去援助费纳芬的儿子;希斯隆的大军在威斯林山的要塞前被击退,损失也十分惨重,他们拼尽一切力量抵挡半兽人,要塞才末被攻陷。金发哈多战死在西瑞安泉的堡垒前,他是芬国昐王的後卫,享年六十六岁,与他一同倒下的是他次子刚多,身上中了无数的箭矢;精灵为他们哀悼了许久。从此高大的高多继承了他父亲的领导权。由於阴影山脉的庞大与高度,恐怖的火焰被阻住了,又因为北方精灵与人类的英勇,半兽人与炎魔才未攻下希斯隆,继续威胁著魔苟斯攻击大军的侧翼;然而,芬国昐却被敌军的人海给隔断在他子民之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